<optgroup id="02dcu"><tt id="02dcu"></tt></optgroup>
  • <thead id="02dcu"></thead>
  • <thead id="02dcu"></thead>
  • <input id="02dcu"></input>
  • 懷念恩師

    發布:lengsad 來源:年級組 審核: 發布日期:2016-12-01 16:04:26

    王秀英
           離開學校大門已有二十七個春秋,在這二十七年里時常懷念我的老師們,他們有的年老,有的已經不在人世。但老師們對我的教誨我終生難忘。
          1979年我考重點高中時因作文跑題而落榜,后來被錄取到湯陰四中(伏道高中)。我很沮喪,遲遲不肯報到,甚至有輟學的念頭,在父母的一再勸說下我才免強走進了校門。學校條件很差,一切都可以用破舊二字來形容。學生要排隊買飯,我因為個子矮,又很瘦弱,所以常常是排上了隊卻沒有了飯菜。不得已只能啃個從家里帶來的冷饅頭。寢室是五間破舊的瓦房,窗戶上的塑料紙已經四分五裂,風呼呼地灌進屋子里,屋子內外的溫度相差無幾。在前墻和后墻下是兩溜土坑,新生在校院里割幾把青草,在院子里曬干就是他們的床墊子,在后勤處每個學生一領還算完好的席子。晚上睡覺,能從被窩里抓到無數個跳蚤,有時還能和老鼠同床共枕。有的男生稱他們曾在食堂的飯鍋里看到過一只大老鼠。惡心得我好幾天都沒進食堂。
           班主任老師王培剛,我們是一個村的,和我父親關系很好。王老師是語文老師,對我的生活和學習頗為照顧。上課經常提問我,因為回答得好所以經常受到他的表揚。老師還把我寫的一篇作文《車輪的聯想》用毛筆抄在大白紙上,張貼到學校的墻上。王老師有一間辦公室,這給我們同村的學生提供了場所。每到下了晚自習,同學們都回寢室去了,我們幾個同村的學生就到王老師的辦公室,就著咸菜和老師給我們準備好的白開水,配上自家帶的各色各樣的干糧,狂飲大嚼一頓。感覺真爽!在那苦寒的年代,有這樣一個地方真是無比的溫暖。我想起張賢亮在他的《綠化樹》中說過一句讓人類都感到辛酸的話:“在家靠父母,出門靠墻角。”很多人不理解這句話的滋味。墻角在貧窮、痛苦的日子里就是溫暖的港灣,就是父母的懷抱啊!有一天我生病了,發高燒,說胡話,翻白眼,王老師嚇壞了,連忙晚上騎著自行車往家送我,那晚雖有月光但不明朗,依稀能看得見路。誰知王老師是月黑眼,到一座橋上時,連人帶車一下子都翻到了橋下,老師的手被擦傷了,我的胳膊也骨折了。俗語云:“傷筋動骨一百天。”我心里一陣竊喜,終于可以和跳蚤老鼠說再見了。誰知小孩恢復得快,沒過多久爸爸媽媽又開始催我上學了。在我剛離開家門,離開父母的臂灣,初次經歷風雨時,王老師給了我很多的關懷和溫暖。很可惜,王老師還沒有到退休就患癌癥去世了,當時我正在上大學。
           數學老師岳祥,中等個子,圓圓的臉,腮幫子有點鼓鼓的,嘴里時常像含著兩塊糖。他平時沉默寡言,上課講得很賣力,聲音宏亮,表情很嚴肅。他上課眼睛向上看,很少和學生交流。課堂氣氛沉悶,往往課上不到一半時間,就會有很多同學夢見了周公。看到這種情況岳老師常常無奈地長嘆一聲。他應該屬于茶壺里煮餃子,有貨倒不出的那類老師。我胳膊痊愈返校后,岳老師把我叫到他的辦公室,開始給我補起了課,他的話不多,只說:“你已經耽誤了很多課程,我給你講講吧。”兩個小時后,岳老師問我學會了沒?我說學會了,其實我是不想學了,強不知以為知。上課時,岳老師就開始提問我,讓我到黑板上板書數學題,站到講臺上我就傻眼了,很后悔自己的自欺欺人。岳老師并沒有責怪我,放學后又把我叫到辦公室,不厭其煩地給我講解,但是我仍然不懂,也許是我智力低下,也許是老師口才不好,總之那一章數學我楞是沒學會。岳老師說:“學不會先放下吧,接著學新課吧。”他很無奈,我也很羞愧。從那以后我開始安心學習。可是我的成績并沒有因岳老師的努力而有起色,高考時縣里的預選我沒考上。這一年我連高考的資格都沒有取得。后來我參加了工作,也當了老師,有一次學校招生,有初中老師參加監考,出乎意料我和岳老師被分在同一個考場,那時我才得知他已調到菜園二中。從那以后,再也沒有見過岳老師,。后來聽說他得了癌癥,沒多長時間他過世了。很后悔自己年輕無知,老師生病沒有去看望,老師故去也沒有去吊唁。岳老師死的時候還很年輕,大約有四十多歲。岳老師是第一個主動無償為缺課的我補課的老師。他不善言談但卻很忠厚,至今對我影響很大。
           后來靠著我父親的關系,我去了重點高中復讀,在這里又遇到了幾位良師。
    我終于來到了這里——湯陰縣學子夢寐以求的地方——湯陰十一中。因為成績不好,學校讓我自帶桌凳,那天父親推著自行車,后座上帶著一張課桌,前把上掛著哥哥給我做的凳子。學校場地很大,據說是古戰場遺址,夜深人靜時還能聽到馬蹄得得的聲音。解放湯陰時,這里犧牲過很多年輕的生命。是烈士鮮血染紅的地方。五十年代大煉鋼鐵,這里曾是煉鋼的場所,操場上還有當年留下的一堆爐渣。這所學校是以艱苦聞名的,因為地勢高,沒有自來水,甚至連水井都沒有。吃水是學生拉著車子到兵營去拉,學生們冬天用雪刷碗,夏天則用沙子刷碗。復習班的教室是幾間破得不能再破的瓦房,房頂上的瓦給人弱不禁風的感覺,大有一陣微風就有集體跳下的可能。學校能給人希望的就是滿院的青草,不得不感嘆,小草的旺盛的生命力。還記得小時候讀過的白居易的詩《賦得古原草送別》里的句子:“野火燒不盡,春風吹又生。”青草無處不再,經過一個夏天的瘋狂,都長得齊腰深。入校第一天的任務就是割草,割完草,攤開曬到太陽底下,晚上鋪在水泥地上,就是我們的席夢思了。第二天就正式上課了,沒有人給我們介紹老師是誰,同學之間也互不相識。
           清華大學校長梅貽琦說:“大學者非大樓之謂也,是大師之謂也。”湯陰十一中之所以讓湯陰學子神往,是因為這里有一批良師。
           我的語文老師張大猷老師,個子很高,氣質儒雅,畢業于河南大學中文系,是六十年代的畢業生。教我們時張老師剛從牛棚里給解放出來。聽那些老復習生說張老師小時候讀的是私塾,四書五經倒背如流。這種傳說不久就在課堂上得到了印證。張老師給我印像最深的是,冬天帶一頂大棉帽子,后邊有兩個帽帶,講起課來頗像古代的私塾先生,搖頭晃腦,隨著頭的搖擺,兩個帽帶也在后邊晃來晃去,配合著他的抑揚頓挫。老師當時年屆五旬,已帶上了老花鏡,需要看書時,他就帶上眼鏡,把書放得很遠。背書的時候他就把眼鏡摘下來。我至今難忘老師講《馮諼客孟嘗君》的情景,他大段大段地背誦,同學們都聽呆了。當讀到“長鋏歸來乎,食無魚!”“長鋏歸來乎,出無車!”“長鋏歸來乎,無以養母!”時,張老師拖著長長的音,讀得很慢,頭搖晃著,帽子帶也隨著飄起來。入情入境,陶醉其間。我至今仍愛讀書尤其是古典文學,包括我的講課方式都深受張老師的影響,而我旁征博引的教學方法也是在模仿張老師。已有十多年沒有見過張老師了。聽說他的身體依然康健,心里略感安慰。我是他眾多弟子中最平常的一個,常常有無顏見恩師的心理,所以一直沒敢登門拜訪,只能遙祝老師老當益壯,身體安康。
          數學老師是郭浚老師。郭老師在湯陰是名氣很大的老師,以嚴厲著稱,所有的學生都怕他,不論是男生還是女生。因為他說話很尖刻、很難聽。我沒進校門已經未見其人先聞其名了。聽學長們講:有一個女生愛唱戲,上課經常睡覺。郭老師毫不留情地操著一口地道的京腔說:“你晚上唱歌白天睡覺,還想考大學,你考家里蹲吧!”
    我們上課時不敢有一點差池,稍有不慎就要挨批,有一次一個同學在下邊喝水,郭老師操著他的京腔很生氣地說:“我在上邊口干舌燥地講課呢,你在下邊呼嚕呼嚕喝水呢,真不像話!”
           郭老師是北京人,在開封師專上大學,畢業后分到了湯陰工作。他的脾氣很暴躁,愛罵人,批評人從來不留情面,不管你是男生女生。膽小的學生們都很害怕他,常常是敬而遠之。郭老師數學教得很好,是我們湯陰縣第一個榮獲特級教師稱號的老師。上高中時我耽誤了很多功課,數學成績一團糟。郭老師工作非常認真負責,上課深入淺出,板書工整,步驟清晰,很適合我這樣的差生。不久我的數學就有了起色。記得我剛入校時數學成績極差,郭老師就解不等式題常犯的錯誤連續糾正了多次,可是在期中考試時我和同桌仍然犯了同樣的錯誤。上課了,郭老師很生氣,用拳頭砸得黑板咚咚響說:“我從來沒有教過王秀英這樣的學生!”我羞愧得低下了頭,從此不敢去見老師,就連請假也讓同學代請。但是從此后我開始用心學數學,我買了一本數學復習資料,從頭至尾認真復習。數學公式爛熟于心。高考時有一道大題是不等式題,我還清楚地記得老師講課時的神態、聲音和板書的步驟。高考成績出來后,數學成績97分(滿分階120分),成了我的優勢學科。俗話說:“嚴師出高徒。”更何況我遇到的既是嚴師又是名師呢!但是對于老師我還是敬而遠之,不敢走近他。畢業后我被分配到母校工作。郭老師已是教務處主任了,他聽了我的課大加贊賞,并且跟我開玩笑說:“你真是含而不露啊!”此時我才明白,老師不僅有嚴的一面,也有和藹的一面。如果不是老師的嚴厲,我不會發憤努力,數學不會成為我的優勢學科,我也不會考上大學,成為一名光榮的人民教師。郭老師家離我家很近,可是我竟找不著老師的家,經常在下班回家的路上遇到老師,能了解一下老師的近況。我為什么不能經常去探望老師,是經濟拮據還是工作忙抽不出時間?都不是,我每個月有固定的收入,我也不是日理萬機,我有星期天,節假日。大概是我的惰性在作祟吧。
           日子一天天過去了,子在川上曰:“逝者如斯夫!不舍晝夜.”我時時刻在想念我的恩師。人生有許多可以稱做幸運的事,比如有一個幸福的家庭,有幾個知心的朋友,仕途得意,衣食無憂等,我覺得在成長的過程中能遇到幾位良師也應是人生的一大幸事吧。而我就有這樣的幸運。
    凤凰彩票_凤凰彩票平台_凤凰彩票官网